女大生遇淫按摩師 跪地「吞吐」求饒要求戴套仍遭硬上

一名來臺留學女大生遇淫按摩師,遭逼跪地「吞吐」,她猛求饒還要求對方戴套仍遭硬上。(中時資料庫)

1名留學僑生小芳(化名)前年8月到臺中參加展覽,當晚因太疲累到當地1間評價不差的個人工作室按摩,向按摩師男子說尾椎處很痛,即遭對方要求當場脫褲,男子之後索性直接跨坐在她身上,她不斷解釋自己是女同志,最後仍遭對方性侵得逞;法院審酌男子5年前就曾犯過性騷擾罪,依強制性交罪判3年10月。

近7千业者落实绿色办公减碳有成 环署盼规模倍增

判決書指出,小芳在2019年8月某日與老師到臺中辦完展覽,當晚住在當地,因疲累決定找間按摩店紓壓,於是找到男子開設的個人工作室,她跟對方說背部尾椎處很痛,她因此被要求脫褲,等到趴上推拿牀後,竟遭對方爬上牀跨在她身上不斷撫摸,最後被翻至正面按壓肚子。

小恐懼回憶,「他整個人爬到牀上,按摩的地方也讓我汗毛直豎,之後又說我前面可能也會不舒服,要我改按前面,我就先穿起衣服,他說他要用油推,之後又說要把褲子拉下來,一開始推之後,過程中他又拉開我的內褲,我當時覺得我可能走進一家黑店,他之後有意無意會按到我下體,之後他問可不可以按生殖器,我當時嚇傻了無法反應,他看我沒有反應,他就把他褲子拉來。」

天才醫生混都市

小芳證稱,「我一直說我是女同志,不能跟男生做那種事情」,在幫按摩師口交之前,我就有講了很多次「我是女同志」,他每一次有進一步行動,我都會講,我很害怕被告性侵我、殺我,我會下意識用手推他,但我當時一點力氣也沒有,我很怕激怒他,我當時因爲來來回回幫被告口交很多次,他一直說要我躺上牀,對我來說是一個精神折磨,他有觸摸也有親吻我的乳房,剛開始他先壓着我的腿在我身上打手槍,我有試圖用手推他反抗,也說「不要」,但他一直用安撫的語氣說「不用擔心,交給我就好」之類的,我只能用降低傷害的方式來保護自己,我只好請被告戴保險套,但他還是對我性侵,

小芳最後還付錢給男子,離開現場後報警提告;不過男子在法庭上辯稱,按摩過程全都是小芳同意的,2人是合意性交,當下小芳並未猶豫遲疑;不過法官認爲,小芳當下無積極反應是因爲身處異地,一時嚇傻纔不知如何反應,最後認定男子犯下強制性交罪,審酌5年前也曾犯過性騷擾罪,將他判刑3年10月。可上訴。

重生之荊棘后冠 舒沐梓
偶像竟在我身边

花開春暖 小說

調教女大生

企业舵手-VinFast创办人潘日旺 越南电动车进军美国 下一站征服全球车市

欢庆妇女节 女性来北市运动中心享38元优惠